喻闻殊_

这儿喻闻殊,cn习霜,坐标寂都,是个文手,不定期更新短文生贺以及填词,b站不定期更新水舞,主要看我心情。全职坑已退,以后更新的全职都是之前没填的。关键词:安雷/双黑/青叶纺/葵日向/乐正绫

【王喻】柳非的笔记里到底有什么

Day 37

王杰希意识到他拿错了笔记本的时候已经是临行前的那个晚上了。若不是黄少天叫走了喻文州从而让王杰希有时间发现这个已经无法挽救的事,那王杰希就该抽空找肖时钦学习一下管理女队员的方法了。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还在想为什么会拿错柳非的本子,翻了几页才发现,这妹子可不管什么都敢往上写。战术反思这当然要有,平时吐槽一下身边的男孩子并且夸奖一下高英杰小天使,当然柳非吐槽的最多的果然还是袁柏清——王杰希她哪是她敢吐槽的人呢,大概在心里都刷屏了。当然,既然是吐槽役的女选手,小段子自然会出现的。
王杰希原本不想看队员的隐私,但柳非既然写在战队笔记里,自然也没有什么避讳他人的内容,否则怎么在复盘会议上写段子呢?
作为微草队长,王杰希对记笔记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战术运用到实战就好,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喻文州。但他还是提倡记笔记的。翻了翻柳非的本子,他发现这妹子的字迹可比不少人漂亮。
王杰希有一点字控,尽管他早早的放弃了学业,但书法却一直没有落下。对此他对漂亮的字总有一种莫名的执念。柳非的字不算娟秀,但十分工整,应该是小时候练过。
抱着探索女队员的心理的想法,想着“反正文州要很久才回来”的王杰希,慵懒的翻开了柳非的笔记,虽然并没有认真的去读。忽然,他看见一个奇怪的标题。
一盆多肉的养成。
多肉?王杰希挑了挑眉,回忆了一下,似乎前几天柳非确实搬了一盆多肉回来,点点头,继续看了下去。

渴,好渴。
王不留行伸了个懒腰,用肥乎乎的小手揉揉了惺忪睡眼,蹬着小短腿从一盆多肉中跳出来,看着桌面上和他一样大的白发人偶,盯。
王不留行是一个生在一盆多肉里的智者精灵,可能因为营养都被脑子吸收了所以他几乎不会长大。尽管如此,他依旧不会嫉妒方士谦作为一株芦荟却总想着开花的。
王不留行的这盘多肉被养在一个阳光基本上看不到的房间里,每天与辐射和荧光屏前的白发人偶过日子。想到这儿王不留行不自觉地翻个白眼,然后听见了另一个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
“他们今天放假,你大概喝不到水了,要帮忙么?”
王不留行眯了眯眼扫视四周,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那只人偶上。
“你现在是在和我说话。”
“当然,”他随意地动了动身子,便从下面的底座上跳了下来,走到王不留行的面前,伸出手,“索克萨尔,一个每天装作手办的精灵,呼,冒昧的问句作为一盆多肉里的精灵,你为什么要叫另一种植物的名字?”
王不留行的额角上出现了一个井字。

王杰希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发现真是异常的可爱。他有心将故事看下去,可柳非并没有写下去。他撇撇嘴,看了看时间,干脆拿起喻文州的丢在桌面上的笔续写下去。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倒也倒也愈发熟悉。他们所待的房间里多了许多东西,也少了许多东西,可他们依旧在这儿不离不弃。
他们偶尔会就今天在荧光屏上的东西进行讨论,甚至会找来帮手进行实战。每一次熔岩烧瓶砸到的地方总有一片烧焦的痕迹,让桌子的主人只好瞪着眼睛心情复杂地用抹布擦干净。
反复算来已经快五年了,这五年来的每一天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都如此度过。有过冷战,有过短暂的分离,但他们从未真正的分开。王不留行是在第五年的夏天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索克萨尔的。现在他已经不想离开索克萨尔的视线,只想每天在他身边度过余生。
“索克萨尔,我…”
“我喜欢你。”喻文州的声音在王杰希耳边传来,闻言回头,喻文州对上王杰希的视线。“要一起度过余生么?你,我,还有荣耀。”
“我以为我们就是这样。”王杰希起身将喻文州拥住,吻上他平日里保持温和笑容的唇。
风将笔记吹到最后一页,娟秀的字迹暴露在空气之间,上面写着:
荣耀与你,永不散场。

评论(4)

热度(68)